残阳若暖

嗜君成瘾,虽死不戒

和光同尘(七)

鸾玉看着面前这只灰色的小狐狸渐渐停下了激烈的挣扎,带着一脸怨恨陷入了昏睡。她往前探了探,帮他盖好被子,然后起身走出了房间。

叶长殷就站在门外,见鸾玉出来,不无忧虑地开口道:“这样也不是办法,难道你要一直靠禁锢术让他安静下来吗?”

鸾玉摇了摇头,才道:“只是他现在还很虚弱,总不能由着他弄伤自己。我答应白玉娇要照顾他。”

叶长殷欲言又止,终究只是偏过了头去。

“长殷,你可是有话要说?”

叶长殷摇摇头,回答她:“我只是在想铁蛋。”

铁蛋……是那个他们从白玉娇手中救下的少年。为了找他,他的哥哥召唤了一群村里的青壮年一起上山搜寻……然后,一个也没有再回来。

他们将少年送回家中的时候,他的家人与邻人们皆是一番惊惶而悲痛的神情,其中或许还夹杂着些愤然……只是唯独没有欢喜。

鸾玉也想起了那个画面。她垂下头,低声道:“担心他以后过得不好?”

叶长殷点点头,有些沉重道:“真不知这样大难不死,对他而言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

那日,鸾玉以自己的血为引子,借用叶长殷的力量施展禁锢术暂时制住了白玉娇。



“白玉娇,你终究还是败给了人类。”

妖冶柔媚的狐狸精眼见相依为命的弟弟被一剑穿心,自己非但没能救下他,还因一时心软而失手被擒,以致此时要遭受一个人族的如此羞辱,面色已非狰狞可以形容。白嫩的面庞不知因愤怒还是死命的挣扎涨成了绛红色。想必如果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一定会在他们踏入连云峰的那一刻,就将他们撕成碎片!

“要杀就杀,哪儿那么多废话!我劝你最好马上动手,否则你今日如此羞辱于我,待我重获自由,一定教你尸骨无存!”

鸾玉却没有接茬,她只是静静看着狐狸精,然后说道:“我是伏修的传人。”

“呵,”白玉娇冷笑一声,“若非如此,你以为你有机会擒住我吗?”

“……”

“等等,”白玉娇忽然愣住,然后将信将疑地望着鸾玉,问道,“你是说……”

“是。”鸾玉点点头,“只要你能答应先前我提的要求,我会救他。”

白玉娇陷入了沉默。妖族重诺,纵然她现在残忍嗜杀,却也依然不愿随意背弃自己的诺言。因为重诺,所以不敢轻易承诺。

为了小狸,让她不再杀人,完全不成问题。原本她就是一个纯真可爱、心地善良的小狐妖。可是……要成为这个愚昧自私的种群的守护者,继续这漫长无望的一生……

白玉娇至今记得最初的时光,她喜欢上一个人族男孩,和他成了好朋友,他们一起在村中玩耍的回忆,美好得让她现在想起都感到温暖不已。

可是人族的猜忌,让一切都化为了虚有,他们自以为正义的守护,化作了世间最邪恶的武器,让她被最心爱的人亲手剜去了心脏,死不瞑目。

虽然随后幸得伏修相救,可白玉娇终究已是心如死灰——唯有复仇才能支撑她活下去。

那些撺掇人妖不能共处的,那些欺骗石头哥让他误会自己的,那个自己用尽了所有的心力去喜欢,却轻易听信谎言,将刀子扎进自己胸口的……直到每一个人都得到了她最残忍的回礼;直到那个曾经富庶热闹的小村庄成了一片横尸的荒野;直到曾经丰盈快乐的内心,只剩下无尽的空虚。

所以,要她在这漫长而无望的岁月里无止尽地煎熬,只为守护那些愚昧、自私的人类,她真的,不愿意。

“白玉娇,你可曾想过,”鸾玉见她迟迟不开口,支撑着站起身来,“当年你不顾人妖有别,只凭着一颗真心便与人族少年来往。人族却以一句‘人妖殊途’生生扯断你们的牵连。你本该最不屑这句话的,可如今为何却成了它的践行者?……这难道不是败给了那些愚昧无知的人么?”

白玉娇惊诧地抬起头,定定看着青衣女子苍白的脸颊,懵地说不出话来。

叶长殷也是一愣。


良久,白玉娇才一脸凄楚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何苦为难于我?人妖殊途,呵,呵呵……纵然它是错的,事到如今我也只能一错到底。”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其实六界生灵皆有善恶,与族类并无必然联系。这世上之人千千万,你只是遇人不淑,何必就此与天下人为敌呢?”

“你错了。”

这回轮到鸾玉怔住了。

白玉娇迎上她的目光,温柔地笑道:“即便现在,我也依然认为他是天底下最好的人。若是连他都不能让我以性命相托,其他的,也没有必要去尝试了。”

“……”鸾玉无法反驳。

叶长殷因着对白玉娇的不满,一直冷眼旁观,此刻却也不免感到一阵唏嘘。明明是应该相爱无间的两个,却为何落得如此下场?到底是因为人妖殊途,还是人族的偏见,导致了这场悲剧?

“姑娘,小狸他是一个好孩子,全因被我带偏了才…,”白玉娇望向鸾玉,恳求道,“求你,救救他……我会让他往后不许再伤人的!”

鸾玉望着她,迟滞了片刻,最终缓缓地向小狐狸趴倒的地方走去。

“鸾玉!”叶长殷拉住她,上步挡住了去路,“你要三思,这狐狸精与那小狐狸作恶多端,你我费了多大的代价才将其击杀。今日你救活它,若来日它继续为祸人间,那你岂非助纣为虐?”

“……长殷,你放心,我既然救他,就不会教他再滥杀无辜。”

“……好,可你要如何救它?你自己都已经虚弱成这样了!”叶长殷有点急,他不明白为何鸾玉对六界众生似乎都满是关切,却唯独对自己的身体如此不顾惜。

“长殷,谢谢你担心我。”女子面色苍白如纸,身体摇摇欲坠,但是目光却很坚定,“我真的没事。”

她轻轻一挣,从叶长殷身边绕过,在小狐狸身边蹲下来。握住叶长殷的桃木剑用力一拔,一股鲜血随之飞溅了出来,可是小狐狸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它已经死了。鸾玉抽出袖中的匕首,在指尖一划,然后将伤指搭在它心口的伤处。霎时间,鲜血顺着伤口源源不断地涌出,又瞬间被小狐狸的皮肉吸走。

终于,在小狐狸的胸膛重新开始起伏的那一刻,鸾玉一头往旁边栽倒下去,差点就倒在地上。

“小心!”好在叶长殷及时扶住了她,用手抵住她的后心,将真元缓缓渡过去。此时此刻叶长殷只觉满心的懊恼,却不知还能说什么。

“谢谢你,鸾玉姑娘。”白玉娇真挚地感激道,“可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叶长殷向她瞥去,眼光如刀锋一般锐利:“你还有何想说的?”

“我想…让小狸以后跟着你们,随你们驱遣。有你们在一旁管束,想来它以后一定能走上正道。”

“你…你说什么?!让我们照看小狐狸?为何?”叶长殷显然被她的话惊到了。

鸾玉也皱了皱眉,把眼睛睁大了些望着白玉娇。

“因为我做不到。我无法强迫自己平心静气地去化解小狸对于人类的成见,真的,做不到。”她低下头,声音越来越轻。

鸾玉闻言,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道:“我答应你。”

“鸾玉!”

鸾玉没有理会叶长殷的制止,对白玉娇道:“我会照顾他的。”

“谢谢。真的谢谢。你们……能放开我吗?”

“不能!”这次叶长殷抢在鸾玉之前作出了回答。这种作恶多端的妖孽,照他的作风,早就除之而后快了。今日因为鸾玉的缘故,不仅没有杀了他们,反而耗损元气施以援手。但他们所有的仁慈,绝不是为了让白玉娇卷土重来,趁虚而入,将他们一网打尽的。

白玉娇被他拒绝,倒也不意外。她笑了笑,轻声道:“我只是,想再摸一摸小狸。”

“什么?”

“没什么,不行就算了。”白玉娇抬头看着鸾玉,说道:“鸾玉姑娘,你要的东西,在山顶的天池里。”

“……多谢。”白玉娇的反应让鸾玉感到奇怪,她隐隐有些不安。

果然,下一刻,白玉娇的目光望向躺在地上的那个少年,然后笑着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白玉娇!”

“鸾玉,小心!”叶长殷扶住脚下虚浮的鸾玉,待她站定,说了句“我去看看”,才过去查探白玉娇的情况。

“怎么样了?”

叶长殷摇了摇头:“死了。”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紧紧盯着鸾玉,神情严肃。

鸾玉感受到他的注视,愣了一下,有点莫名。继而她会过意来,感到有些好笑。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多事。更何况,她的情形与小狐狸不同,便是我想救也无能为力。”

叶长殷似是松了口气,但面色却没有好转,只见他背起昏迷的少年,一手提过小狐狸,然后对鸾玉道:“还能走吗?”

鸾玉点点头。

叶长殷用下巴指了指西沉的日头,边向山顶走去边说道:“太阳马上下山了,我们去狐狸窝里休息一晚,明日你取了东西后再走吧。”

……

后面的事都算顺利,除了进城时大家仓惶躲避的身影,除了送那个叫铁蛋的男孩回家时邻里乡亲悲痛冰冷的神情,除了小狐狸日日有限清醒的时光里无尽的挣扎与仇恨。

“长殷——”

“我知你自有道理。你如此珍视小狐狸的生死,也并不奇怪。可那些因它而死去的无辜村民呢?他们的生命……难道就该如此轻易被抹杀了吗?”

鸾玉低着头,眼中尽是悲悯。良久,她才缓缓开口道:“我只是觉得,想要救回一个人,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如果可以,我们实在——不该轻易放弃一条生命。”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