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若暖

嗜君成瘾,虽死不戒

和光同尘(四)


离开迷阵后的一路,两人各怀心事,不再像之前那样有说有笑。

一路静默。

最后还是鸾玉先开的口:“还在想方才那只‘山魅’?”

叶长殷抬起头望了她一眼,颔首道:“是。”

鸾玉没有说话,听他继续道:“原先我见那里阴气重没有人烟,那孽障又能迷惑人心,才猜是山魅。没想到却是个鬼。可……若是个鬼,又为何会滞留人间?还有——”

“还有,他会狐啸。”

“不错。狐啸是狐族特有的技能,若非有人传授,一只鬼断然没有可能学会。”

“你怀疑那只狐狸精?”

叶长殷没有正面作答,只道:“我知道此时下定论为时尚早。然而此地先有妖物伤人在前,再有鬼魅作祟在后。你我前往狐狸精的老窝,有个防备总不是坏事。”

鸾玉点了点头。

叶长殷望向她的左肩,问道:“你……还撑得住吗?”

鸾玉道:“上过药就无碍了。不必担心。”

叶长殷挑眉:“才受的伤,一敷药就好了,你那是神药吗?”

鸾玉一听,粲然笑道:“差来也不太多。”

叶长殷被噎住,说不出话来。他索性放弃和鸾玉争辩,继续埋头赶路。

鸾玉也没有再出声,但却缓下了步子,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

叶长殷不见她跟上来,转头看见她蹙着眉一脸困惑的样子,不由紧张起来,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鸾玉的目光仍在四周逡巡,口中却淡定答道:“按说,我们应该到了。”

“嗯?你是说……这里便是那只狐狸的巢穴?”叶长殷一愣,随即开天眼察看起来。

他仔细地扫视了所有的方向。但是一无所获。

“你确定是这里吗?”不能怪他怀疑。妖气这种东西,会轻易地沾染在妖经过之处,且沾上后并不容易消散。可这个地方却连一点妖气都没有。

“不会错的,照先人所说,狐狸窝在万松岭往东三十里。我一直有在计算,照你我的脚程,除去在迷阵所耗费的时间,应该是这前后没错了。不过这里和描述的差异实在较大,我一时半会也摸不准具体位置。”

叶长殷眼睛突然瞪得像铜铃一般,看了看正前方申时刚过的日头,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往……东?”

他脑海里闪过师父当年评价仙女辩识方位能力的一段话。一时心中只觉欲哭无泪,辛酸万分。

我还是太年轻了!

正当他认命地打算再花两倍时间折回去的时候,旁边忽的传来一声轻笑。

他一脸严峻地望过去,对方却只是清清浅浅地回道:“骗你的。我当然知道咱们在往什么方向走。”

叶长殷这才知道自己又被她耍了,简直要被气笑了:“你真是……”太恶劣了。

鸾玉并不在意他的控诉,继续道:“不过你的担心恐怕要印证了。这里被人为地改动过。”

叶长殷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对于狐狸精的怀疑,了悟地点点头,问道:“怎么看出来的?”

“我们来的路上有一条河,呈之字形分布,从山上一直往下汇流到山谷的湖泊里,不知你是否注意到?”

“好像…是有。”

“那湖边上百年前原是一个有着二三十户人家的小村落。但是这个村落也说不上闭塞,甚至因为有一条官道从湖边经过,还称得上有些热闹。可我方才路过时特地看了。莫说人家,连废弃房屋的断壁残垣都没有。原先的官道也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不见尽头的荆棘丛。

“那条官道在过村庄后不久会有两条岔路,其中一条小道可以通往小狐狸居住的山头。可是现在我们没有了线索,要从这么多山头中准确推断出小狐狸所在的那一个,并穿过茂密的荆棘丛找过去,只怕至少得要一两个月。”

“可还有别的办法能找到那里了吗?要不,我开天眼……”

他还没说完就被鸾玉打断:“太耗费精力。到时只怕你好不容易找到了狐狸窝也早已是精疲力尽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了。”

看叶长殷略显担忧的神色,她没有再卖关子,而是开口宽慰道:“别担心。虽然我没有办法找到地方,但我们有帮手,它们一定知道在哪里,可以带我们过去。”

言罢,她闭上眼睛,双手在胸前结成莲花,口中默念了几句。

不出半刻,一团摇曳的火焰出现在叶长殷的视线里,凌空朝他们飘过来。飘近了他才发现,正是早上见过的那几只凤焰蝶。

凤焰蝶在上空盘旋舞动了一阵,便往林子深处飞去。

鸾玉说了句“走吧”,率先走了出去。

一刻钟后,他们站在一条被藤蔓覆盖的走道里。走道不宽敞,勉强能让两人交错通过,高度也只堪堪达到鸾玉的头顶,而叶长殷须得弓着身子才能让自己顺利前行。

与外头觉察不到丝毫妖气的情形截然相反,仅一帘厚藤条之隔的通道里竟是妖气弥漫,给闯入的人造成强烈的不适感。能将妖气控制得如此收放自如,这妖精的实力可见一斑。

走道岔路众多,不知都通向哪里——也许是什么未知的地方,也许只是死路。

不过叶长殷与鸾玉有蝴蝶引路,并未在里面困阻太久。

叶长殷有些担忧鸾玉的状况,不时地瞄她一眼。不过意外地,她并没有露出丝毫难受的样子。

忽然听她轻笑道:“长殷,其实我没那么娇弱。”

被一语道破了心中所想的叶长殷,尴尬地笑了笑。

然后他的笑容僵住了。

就在通道尽头没有遮挡的光亮在他们眼前亮起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狐毛针冲他们飞了过来。

而作为凤焰蝶牵引者的鸾玉走在了他的前面……

“小心!”叶长殷一瞬间感到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可是除了一声提醒,什么也来不及做。

一道水幕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阻滞了飞针的前进。随后,伴着水幕落下,被打湿软化的狐毛也一同散落在地上。

那几只火红的蝴蝶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扑棱棱地飞走了。而肩上带着斑驳血迹的青衣女子,一双手还半举在空中。

这是叶长殷第一次看鸾玉出手。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你该对我有些信心。”女子并未回头,但从容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叶长殷闪身挡到了她的身前:“你说得对。”

对面的人,不,应该说没有成年的小狐狸正在气恼自己竟然被两个人类无视,而在看清了叶长殷的脸后,这种气恼变成了滔天的恨意。

“是你!”大约是处在变声期,让他的声音听起来雌雄莫辨,莫名地刺耳。

叶长殷一听也立刻沉下了脸,“原来是你。”

鸾玉不禁问道:“你们认识?”

“他就是我在追的妖物。”

“哼!我还打算去找你算账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我要将你抽筋扒皮,让你尝尝求生无路,求死无门的滋味!”

叶长殷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呵,好大的口气。若是你真这么厉害,今早何至于被我以一指逼退。”

“你!那是我没有防备!”小狐狸显然被戳了痛处,气急败坏道,“人类果然卑鄙狡猾,阿姐说得没错,是人都该死!”

“等一等!”鸾玉见一人一狐马上就要开打,赶忙阻止道,“你说的阿姐是不是白玉娇?我们是专程来找她的。说不定这当中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先谈谈再说。”

小狐狸警觉地望向鸾玉:“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阿姐的名字?”说完不待鸾玉回答,自己又摇了摇头,“不可能!阿姐那么恨人类,怎么可能和人有关系。你一定是她的敌人,想把她骗出来对付她的!哼,人类太无耻了!我不会中你的计的!我要把你和他一起挖心掏肺,剁成肉酱!”

叶长殷也拨开了拦在他身前的鸾玉道:“鸾玉,我知道你博爱苍生,对族类并无亲疏偏袒,人鬼神妖在你看来一般轻重。但是今日这妖物滥杀无辜,冥顽不灵,却是天理难容。我若是不替天行道,如何对得起身上这一袭道袍?如何还敢再言求仙问道?望你莫要拦我。”

鸾玉还待再说些什么,却听小狐狸一声大喝:“废话少说!”背后新的一波狐毛针又飞了过来。

叶长殷迅速上前一步,运气抵御。仿若有一张无形的网出现在他身前,所有的狐毛都被阻得无法再前进分毫,最终被卸了力道,纷纷扬扬地飞落了下来。

“呵,你就只会这一招吗?”叶长殷锐利逼人,是与同鸾玉在一起时完全不同的神态。

小狐狸没有回答,它愤怒地抖了抖身子,一阵昏天黑地的骚臭味席卷过来,熏得鸾玉和叶长殷头晕脑胀,赶紧闭住了气。

叶长殷翻手抽出桃木剑,袖中黄符飞出,大喝一声“朔风!”瞬时狂风再度四起,将臭气吹得烟消云散。

小狐狸被吹得后退一步,但继而用力稳住了身体,深吸一口气,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啸声。

狐啸果然是狐族秘技。与之前那只鬼魂声嘶力竭的啸声比起来,这小狐狸的威力竟然还要更甚数倍。饶是二人早有准备,依然被震得头皮发麻,气血翻腾。叶长殷担心鸾玉受不住,勉强提了口气,握紧木剑飞身向小狐狸刺去。

小狐狸显然有心与叶长殷一拼高下,它并未闪躲,反而在叶长殷贴近的瞬间翻身迎了上去,伸出利爪袭向他的咽喉。

只听“呲啦”一声,半空里划出一条血痕。

“长殷小心!”鸾玉在一旁看得惊心,却不能贸然出手。待看清伤口在小狐狸的左前肢上后,才放松一些。

小狐狸很机灵,腿受了伤之后立即意识到自己不是叶长殷的对手。所以毫不恋战,顺势往旁一蹿,就要逃走。

叶长殷怎肯教它就这样离开,飞身一个急转,提着剑朝它追去。

眼看木剑马上就要刺入狐狸的后心,一个黑影伴随着尖叫声朝木剑飞来。叶长殷定睛一看,竟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他急忙折回剑势,顾不得木剑在左臂划出的伤口,用身体接住男孩作为缓冲,顺势后退了十几步,让男孩轻轻地倒落在地上。

一个清冷中透着娇媚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在我连云峰撒野,臭道士你可真是活腻了。”

评论(2)

热度(2)